圆光术网提供专业的圆光术教程、圆光术学习方法、圆光术咒语等修炼资料

圆光术之头七中

圆光术故事 圆光术 113℃ 0评论

前情提要:圆光术之头七上讲述了大学毕业生刘阳进入杂志社,却遇到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ertqwqw-300x169 圆光术之头七中

眼前重新陷入黑暗,我的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,一边用力撞门,一边喊救命,希望巡逻的保安能听到。

“踏……踏……”

脚步声再一次从办公区响起,而且越来越近。我转过头,见到转角处出现一个人影,站着不动了。

他不动,我也不动,背靠着门和他“对视”。我的腿已经软了,要不是身后的门撑着,早就坐在地上了。

“老……老谭,是你吗?”我的声音都在颤抖,惊恐的瞪大眼睛,希望能看清走廊尽头的人影。

黑影没有回答,也没有动,就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。

过了一会儿,我终于提起了胆子,身后的门被锁死了,不管眼前是人是鬼,我都要去看看。

就在我下定决心的时候,那个人影动了,转身往办公区的方向走,直到消失在拐角处。

灯滋啦一声,重新亮起来。突如其来的光刺的我的眼睛睁不开,只能听到脚步声距离我越来越远,直至消失。

慢慢睁开眼睛,一股温热的液体滴落到我的头上,定睛看过去,我整个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。

在洁白的墙壁上,天花板上,到处都是血迹,血还在顺着墙壁缓缓流动。

一阵阴冷的风吹过,前台上签到用的纸张漫天飞舞,几张纸飘落在我的脚下,上面同样的沾满了血。

地板上冰凉,我全然不顾,眼前的一幕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?

我没有勇气再去办公区了,依靠着墙角,警惕的盯着走廊尽头,生怕过了一会儿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再走出来。

还好灯光恢复了,光总是能给人一种安全的假象,又尝试了几次开门无果后,我躲在前台后面的柜子下,用鸵鸟埋沙的方式来欺骗自己。

老谭没有再出来,我悬着的一颗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。冷静下来后,我忽然觉得老谭的样子有些熟悉。

努力回想,一张插图在我脑海中出现。我心里一惊,立刻打开手里的文件袋,把所有的漫画插图胡乱的摆放在地上。

看着插图上的车祸现场,我浑身都没了力气,怎么会这么巧?

就连那张脸,都和老谭一模一样。他侧着头,眼珠子瞪得老大,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,似笑非笑。

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,胡乱拿点儿东西把插图盖住了,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,连思考都做不到了。

为什么老谭会出现在漫画里?

为什么哈毛要用老谭来做漫画的素材?

为什么老谭“死而复生”?

老谭真的已经变成鬼了吗?

刚刚我看到的,到底是不是真的?

……

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睡梦中,老谭那个血肉模糊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,他一次次逼近我,质问我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怎么知道为什么?”被逼到死角,被问的崩溃了,我歇斯底里的回了句,却听到咔哒一声开门声。

猛地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前台下的空隙里,一阵脚步声从柜台旁响起,越来越近。

我惊恐的盯着脚步声的方向,眼睛一眨不眨,一个影子停在柜台旁了。

我的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,心里一直在说,不要往前走了,不要往前走了……

“阳啊,你怎么在这儿?”眼前出现一张人脸,吓了我一跳,头撞在柜台的木板上,疼的要命。

原来是陈姐啊!我松了口气,从柜台下爬出来。

蜷缩了一个晚上,我浑身麻的的难受,天已经亮了,灯却还点着。看着洁白的墙壁,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用了近十几秒才想起来,那上面的血迹不见了。

昨夜的事就好像一场梦一样,如果不是梦,眼前的墙壁要怎么解释?如果是梦,那这个梦也太过真实了,那个血淋淋的场景,让我根本忘不掉。

陈姐拍了拍我的肩膀,手里拿着帮我整理好的漫画插图递给我,有些惊讶的问道:“你该不会在这里睡了一夜吧?”

我顺手接过来,结果最上面的第一张插图,就是老谭的车祸现场。

我的手一抖,文件再一次从手里滑下去,散落了一第。

“阳啊!你怎么了?你昨晚不会是看到什么了吧,听说昨晚就是老谭的头七的第七天……”

她后面说什么,我已经听不见了,脑袋里不停的环绕着头七,还魂夜。

我原来是不相信这些的,可昨晚发生的事情,让我不得不去相信。

老谭的鬼魂真的回来了!

我想到了老谭在梦里不停的问我为什么,是他在给我托梦吗,他到底想问什么?

“你……你不会真的看到老胡了吧?”

陈姐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,我也没管她,径直走到办公区,已经有一部分员工在工作了。

我绕开人群走到宣传部,昨晚看到老谭的位置,电脑开着,在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水杯,和昨晚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我的脑袋嗡的一声,转头问陈姐:“老谭生前是在这里工作吗?”

陈姐没有回答我,却收起笑脸,凝重着脸色,问我:“你告诉我,你昨晚是不是真的看到他了?”

“我看到了。”这句话好像抽空了我所有的力气,颓然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陈姐把我拉起来说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我,我都要告诉你,如果你昨晚看到他了,那很有可能你被他缠上了。我认识一位高人,圆光术修为非常高,要不然我带你去找他帮帮忙?”

“为什么?”我本能的问道。

陈姐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估计是有什么冤屈吧,也有可能是你和他的死有什么关系。总之,像他这种横死的人肯定是有怨念。”

“他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我顿时急了,辩驳道。

同时我的心里却想着,他死的那天刚好我来公司,难道真的和我有什么关系?

“怎么没关系,你再好好想想……”陈姐盯着我,面色越来越凝重。

这时我看到刘主管就在办公区外面,用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我。是不是真的要找个圆光术高人来帮我解决这件事了吧!

未完待续,请继续关注圆光术之头七下

转载请注明:圆光术 » 圆光术之头七中

喜欢 (1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